手机站
分类:
今日头条 国际贸易 创业头条 商旅生涯 国内行情 行业动态 企业快讯 市场分析 商业推广 社会热点 本地新闻 综合报道

更多

好声音是怎么靠学员“赚钱”的?

来源:华商韬略    日期:2019-09-11 15:13:16     浏览:148

综艺界盘踞了八年之久的老牌选手,为什么没“故事”了?

文 / 华商韬略 张凌絮

随着《中国好声音》一季季的播出,它在人们心目中不仅仅是聆听好歌曲的节目,而变成了一个天南海北故事的“集合地”。

学员和导师之间的沟通,不可绕开的话题,就是“追梦历程”的艰辛。观众们甚至开始怀疑:为了达到效果,会刻意制造一些“故事”以吸引观众,提高收视率。

“学员不卖惨都不好意思说来过这个舞台。”这是观众圈内流传已久的“打趣”。

实际上,大众往往忽略了,整个选秀类综艺节目共通的一个特性就是带有故事性,依靠故事甚至人设打造节目效果,带动收视率增长,从中收获个人及IP链的提升,也是产业的一种经营方式。

比如在《十二道锋味》中,节目组为谢霆锋塑造的“掌握各类餐具”的大厨形象为节目带来了生活类品牌植入;《跨界喜剧人》里的演员们那些“再难在舞台上也要笑下去”的“催人泪下”经历也让受众增加了共鸣。

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《好声音》以故事来吸引受众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,但不同于其他综艺类节目的操作,节目组更善于“操盘”。

虽然是从国外买进的节目版权,但是中国《好声音》节目组一直致力于开发“本土化”的音乐节目,并从最基本的后端产业链就开始营造不同。

首先一点是导师没有出场费,其收益来源于后期节目的开发分成。这也使得广告植入对于节目的重要性与日俱增。据统计,斥资6000万获得独家冠名权的加多宝在节目播出的第三季第三期里,费用就涨到36万15秒了,预售的价格也达到了15万15秒。

同时灿星利用自己手中的平台资源,对学员进行网站和数字音乐平台的合作,包括海外的巡演。

比如节目组和中国移动合作展开的彩铃下载业务,即每一位学员在节目中演唱的歌曲都会制作成彩铃,彩铃下载的收入便由中移动、节目组和该选手所属的明星导师按比例分成。

根据品牌方面“希望看到更多本土化”的要求,节目组决定在“叙事结构方面”加以变革,将剪辑节奏降慢的同时,把选手“讲述故事”的时间拉长,而这些“故事”不仅有助于塑造出靠谱可信的学员人设,而且“好故事”系列也提高了收视率,在一段时期之内给节目组带来了巨大的收益。

除了节目本身收益之外,学员们还有一些额外的收入,以《中国好声音第三季》为例,全部学员总共20场演出会,一场250万的演出费,能让“好声音”获得5000万的收益。

但是好景不长,前期忙于聚焦“故事”的《好声音》在2107年也看到了收视率下滑趋势:攀上 1.0+的节目只有3档,但是另一方面,节目组却连遇三期收视不断下滑。

这也给《好声音》节目组敲响了一个警钟。当市场其他综艺还在打情感牌的时候,《中国好声音》悬崖勒马,将重点拉回歌曲本身。

全新开播的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,虽然除了赛制之外节目本身并没有太多的变化,依然是4位导师通过海选组建自己的战队进行PK。海选阶段获得导师转身的选手,也仍旧会有很多时间来分享自己的“心路历程”,但是内容却全然不同——少了被诟病的“模板”式人生,多了很多生活气儿。

比如来自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的选手屈杨,在节目中“沟通阶段”提到在来参加《中国好声音》之前,他将自己经营的一家饭店盘了出去,观众甚至自动为屈杨补上了接下来的故事——肯定又是一个“为了音乐梦想而放弃经营多年饭店”的波折经历。

但是神转折来了,屈杨坦言直说,自己的饭店是因为不赚钱才停止运营的,跟音乐梦想并无因果联系。前来参加《好声音》也只希望给老婆孩子更好生活的机会。

另一实力证明是很“刚”的小姑娘——卓玛殷措,她是四川康定人,求学于上海。当她站在舞台上被问及有什么想跟爸妈讲的话时,她只说了一句“没有”,在全场的哄笑中,她居然还进一步补充道:“因为平时说的太多了!”可以说推翻了固有“剧情设定”。

自从第一期播出以来,《中国好声音2019》就一直稳居收视率榜首。

在之前的《好声音》首映礼上,小郎酒作为独家特约伙伴,特意表示:不管从节目本身,还是创新来说,《好声音》都不断践行着对受众群体喜好的尊重和理解。

“时间终究会检验一切”,好节目,也会通过时间,抵抗住众多压力来证明自己。在“故事——节目——歌曲”模式中不断探索的《好声音》,是否成为了业界引起关注的“故事”,而接下来,减少“故事”的《好声音》还可以凭借音乐本身占据观众市场吗?一切有待时间去检验。

标签Tags: 是怎么 学员 声音

免责声明: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如涉及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